新浪安徽 本地

闭馆的日子里 马鞍山市博物馆线上拯救你的好奇心

新浪安徽

关注

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

摘要: 疫情防控期间,马鞍山市博物馆与各位暂时不能相见。这些天,我们共同感受着疫情一线奋战者的伟大,也共同为武汉加油,为中国守护。与此同时,马鞍山市博物馆线上特展导览安排来了,带您穿越春秋,一睹昔日我华夏九州“钟鸣鼎食”的贵族生活……

疫情防控期间,马鞍山市博物馆与各位暂时不能相见。这些天,我们共同感受着疫情一线奋战者的伟大,也共同为武汉加油,为中国守护。与此同时,马鞍山市博物馆线上特展导览安排来了,带您穿越春秋,一睹昔日我华夏九州“钟鸣鼎食”的贵族生活……

东晋滑石握猪

文物来源:1992年马鞍山市慈湖乡林里东晋墓出土

文物描述:该对滑石猪握形制基本相同,每只长10.3厘米、宽2.5厘米、高3.3厘米。猪握整体呈色灰白,头部刻画生动,吻部上翘,双目圆睁,双耳后贴,猪身圆浑较长,四肢伏卧,臀部丰满圆润,尾作为“6”字形弯曲贴附股间。这对滑石握猪雕琢精致,通体打磨光亮,刀法有“汉八刀”的简练遗风,堪称滑石握猪的精品。

延伸阅读:慎终追远是华夏民族的特性。大量考古资料表明,六朝时期的丧葬习俗,仍沿袭先秦以来的殡殓之礼。早在商周时期,就流行亡者口有“唅”、手中有“握”的葬俗。“握”是死者手中握着的器物,或为玉管,或为玉条,并无特定规制。在汉代,随着“事死如生”丧葬观的确立,人们深信人死后灵魂不灭,亡者灵魂在冥间依然像生前一样生活,在这种思想支配下,“口含玉蝉、手握玉猪”成为当时上层社会最常见的葬俗。

猪,古称“豕”“彘”,是六畜之一。从新石器时代开始,一部分野猪就已被人类驯养成为家猪,在各个时期的各类文物中常见以猪为造型或纹饰的器物,表明猪与人类的密切关系。猪在传统社会经济生活中,是家庭财富和子孙繁衍的象征。离世的贵族双手持握玉猪握,希望在另一个世界丰衣足食,继续享有财富,同时保佑后世趋吉避凶、子孙兴旺。早在新石器晚期,先民们便已将猪下颌骨或头骨作为财富广泛而大量的用于陪葬。到了汉代,人们将玉猪放入亡者手中,寄托了亡者在冥间享有财富,并保佑家族人丁兴旺的希望。六朝时期,虽延续了汉代死者“握猪”的习俗,但由于国家分裂、战乱频仍,玉石贸易受阻,只能以价值低廉、质地松软的滑石刻画成猪形握替代玉握猪,因此,在大量六朝墓葬中经常出土成对的滑石猪。

滑石,古代也称“萤石”,是一种非金属的硅酸盐矿物原料,石质柔软,并有油脂、蜡烛般的光泽,具有滑腻的手感,故取名“滑石”。从考古材料看,早在新石器时代早期,滑石器就已经出现,主要制作成工具和祭祀用器;汉代以后,以滑石器随葬的习俗臻于兴盛;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期,滑石器的应用更为广泛,如《旧唐书·地理志》中记载:“容州北流,其土少铁,以萤石烧为器,以烹鱼鲑。”可见,在缺乏铁矿之地,人们常以滑石制成炊具,说明滑石器的应用是较为广泛的。

一般来说,西汉的玉猪握体形肥硕,比较贴近于真实猪的样子;而发展到东汉时期,玉猪握造型向简洁化演变,形体也渐渐变为长条形,并采用“汉八刀”工艺,以简练粗犷、刚劲有力的寥寥几笔刻画出猪的形象,抽象而写意;魏晋南北朝时期,处于分裂与动荡的时代,玉料相对匮乏,因此丧葬中开始出现以滑石等其他材质替代玉石,制作成猪握,但造型大多保持东汉玉猪握的长条状,风格也仍继承了东汉时期简洁粗犷的刻工。但是这对东晋滑石猪握与同时期主流显著不同,造型逼真,形象生动,堪称滑石猪握中的精品,凸显了墓主人高贵的世家大族身份。

马鞍山市博物馆希望能尽绵薄之力,让紧张抗疫的心情能够有一个暂缓的栖息地。用美来滋养心情,才能更好的抗击疫情,迎接未来最美好的风景。

分享文章到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

加载中...